关键字
文章内容
除了自己,没人能护你一世安稳
 
 
修改时间:[2019/07/10 21:07]    阅读次数:[114]    发表者:[起缘]
 

   愿你三冬暖,愿你春不寒,愿你天黑有灯、下雨有伞……好美的歌词,好美的意境!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正在书屋里捧着《永远不要找别人要安全感》。窗外蒙蒙细雨、书本内接地气的故事情节,再恰到好处的配上这首美妙动听的歌,请原谅我情不自禁的将以前过往生活画面一张一张的在脑海里浮现。

   过去或过不去,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这个选择,决定着生活的质量。活得轻不轻松,活得幸不幸福,就在这个小小的但是重要的选择里。

   依稀记得,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夏天,月亮高挂在淡蓝色的天空中,大地一片银白色,像洁白的灯光照亮着大地。一对父女正在柔和的月色下商量着女儿选择学校的事情,父亲用难有的和声细语问道:“白天跟你讲的事情考虑了怎么样了?是读高中继续深造还是读中专早点出来工作?”那个刚刚从学校初中毕业的小女孩很坚定的回答:“爸爸,我读中专,我要早点参加工作给你和妈妈减轻负担!再说,我也不是那读书的料……”那个在月色下坚定的说着违心话的小女孩就是我!我不知道随便读个中专就出来工作会给我今后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困扰,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家里的经济现状不允许我读高中再上大学!我做好选择的第二天,父母亲因为我上学的事情大打出手。事后,父亲选择沉默,点燃一根香烟来掩饰自己的惆怅与不安!母亲则擦干眼泪恨恨地告诫我:娘有、牙(父亲)有、不如己有,丈夫有还隔只手!

   从此之后,我便如一只小刺猬,用厚厚的刺保护着那颗充斥着忧愁的心。

   时间如白驹过隙,三年无忧无虑的中专生活画上了句号。在照完毕业照的那天,我和老师、同学一一告别后就马不停蹄的往家里赶,我幼稚的以为:我毕业了就可以上班,就可以给家里减轻负担!美梦还在脑子里酝酿的时候,现实就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说好的国家包分配却还是要找关系才能给我一个上班的地儿。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父母亲这次破天荒的意见一致,准备豁出自己的老脸去求我们当地一家卫生院的领导,看看领导是否能够收留这个毫无背景的黄毛丫头。第一次去找领导,他老人家还真没有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只是悠悠的来了一句:我们卫生院确实需要人手,要不你先在家里等消息吧!也就是他老人家的一句“在家等消息”,转眼进入了寒冬。那年寒冬是我这辈子里最寒冷的冬天,没有之一!等过炎热的夏天、等过落叶满地的秋天、迎来寒气刺骨的冬天,我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我战战兢兢地告诉父亲:爸爸,我想出去打工,我不想在家里就这么等下去,哪怕出去给人当保姆,我也愿意!”我不想在家里看到满腹心事的父亲和满面愁容的母亲,我害怕自己的事情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的父母亲剑拔弩张、乌云密布……沉默了良久,父亲发话了:不急,今天晚上我和你娘送点鸡蛋过去,再求求领导!父亲是个极度爱面子的人,也只有我这个不争气的女儿,才使他再度不顾脸面、低三下四的去求人。

   当晚,父母亲就提着街坊邻居那里凑齐的鸡蛋往领导家里赶去。赶到领导家楼下,他们家灯火通明、时不时会有笑声从窗户口传出来……父亲怕贸然打扰太过于唐突,就在刺骨的寒风等着他们家客人走了之后才上去敲门,敲开门之后,领导夫人目无表情的挤出几个不痛不痒的字眼:我们家里有客人,你以后再来!然后,无情的将大门关上了……父母亲狼狈的提着好不容易凑齐的鸡蛋,顶着凛冽的寒风回家了。真的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那个冬天的寒冷、真的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那条回家的路有多遥远。

   这件事情,父亲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母亲也是在我参加工作多年之后才时不时的透露一些微不足道的小细节,只是母亲还是语重心长的告诉我:孩子,不怕!再冷的冬天它也会被春天赶走!

  从此之后,我便如一只长大的刺猬,除了想各种办法让自己强大,还不忘继续竖起满身的刺来保护着那颗装满抱负的心。

   在那个寒冷冬天的夜晚,我曾无数次的问自己: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真的!在那个冬天,我比任何人都渴望春天的到来,我渴望春天那一抹抹绿、一团团红能够让我感觉这个现实社会一丝丝的温暖!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春天的一个下午,父亲的同学打电话过来,告知了一个好消息:有个卫生院愿意收留我,只是待遇低了点、地方偏了点、人员少了点!管他有多少个“点”,至少我盼望的春天来了。

   在那个“点”有点多的地方,我哭过、笑过、沉默过、抑郁过……这些都过了,唯一一直如影随形的便是我那内心的“自卑”,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或许是“穷而后工”吧,正因为“穷”,因为走投无路,才逼得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遭遇,然后推己及人,最后感悟天地,领会生命的本质。若干年之后,我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里!辞职在家的那段时间里,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寒风刺骨的冬天,纵然只是树叶纷纷飘落的深秋,我还是感觉到秋风中暗藏的寒意。这次,本该唉声叹气的母亲出奇的冷静,温暖的告诉我:孩子,脚下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妈妈不能代替你走,任何人也不能代替走,最重要的是:没人会代替你走!

   从此以后,我便如一只一夜长大的刺猬,将“自卑”深深的藏起来,收起那身并没有什么防疫功能的刺,我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伤痛不会雁过无痕,它既然存在过,就必然会对你有所影响,你一定会记住些什么,防止以后重蹈愚蠢的覆辙。于我而言,则是知道珍爱生命远离危险,知道了如何避免伤害,如何把伤害的发生率降低。也知道了受到伤害之后该如何化解。这才是真正的血泪换来的教训。

   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都是第一次学生存、都是第一次学做人。所以,除了自己,没人能护你一世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