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保安之路
 
 
修改时间:[2019/04/14 11:07]    阅读次数:[69]    发表者:[起缘]
 

  文/诗韵笛音

  他是农村人,压根就不喜欢霓虹闪烁、紫醉金迷的城市生活,可为了生计不得不留在城里继续打工。

  他叫柳永明,出身在十三朝古都,唐诗的故乡。上学时也曾为自己身在这么个好地方而骄傲。长大后来南方打工后才知道,原来沿海地区远比家乡富裕。每当那些南方人问他是哪里的?他说是陕西人时,总是有人说:“你们那里是不是很穷,都住着窑洞啊?”他就给人家介绍家乡辉煌的历史,和住窑洞的地方。久而久之也厌烦了,任凭他们去说,便不再去理会。

  他以为自己读了不少书,能诗、能文,应该会有好的前途。没想到在南方打工这些根本没用,最后在东莞伟翔保安公司做了保安队长。让他去南城第一国际带队,只有十几个队员编制。第一国际是物业公司在管,他们有自己的保安,也就是内保。就好比是阔大爷娶了个正妻又纳了个妾,内保就好比正妻,外保就好比是妾。妾不但要听大爷的还要听正妻的,而且谁有可以指责你。

  后来慢慢才知道保安公司要扣四百块的服装费,是在工资里扣除,还不容易辞工,法定假没有三倍工资。站在商场的大厅门口,还要有个站像,见了物业公司的领导要敬礼,保安公司的领导来了也要敬礼。

  柳永明要带队要做报表,还要负责招人。过了几天公司的曹部长来了,对他说:“你招人时就说上班环境好,伙食好,公司有提升空间。”临走时还教了他一大堆招工时用的好词,柳永明一一记下。

  还真招到了几个队员,可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做几天就不要工资自离了,总是不够编制,物业这边经常催他赶快把人上齐。遇到辞工或者要福利的队员,曹部长教“打太极”、“踢皮球”总之糊弄住他们就可以了。就这样来的来走的走,一直循环着,人总是不够。

  眼看就快要过年了,打工的人们如迁徙的候鸟开始往回飞了。每每这个时候总会勾起异乡漂泊之人的思乡之情。这一天柳永明休假,他利用难得的休假时间去办点私事。刚走进银行,手机响了,一看是队员丁宝,只听电话的另一头说:“队长,我不做了,班长他打了我。”“什么原因打你啊?”柳永明问。“他说我站岗没站好,吵起来,然后用扫把棍子打我的头”丁宝说。“你先别走,等我回来”柳永明说。嘟!嘟!嘟!那边挂了电话。就是马上回去也需要半个多小时。还没走出银行电话又响了,一看是曹部长,不用问,是刚才的事情。他在电话里说:“你今天休息是吧?”,“是的,我今天休息”柳永明说。“你把工作安排好了没有?”曹部长问。“安排好了,我让周伟带班的”柳永明说。“队员上班时打架都告到我这里了你知道吗?”曹部长问。“我知道,刚才丁宝给我打过电话了”柳永明说。“你马上回去处理,处理完了给我结果”曹部长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等他回去时丁宝已经跑了,打电话一问,人家说工资也不要了,死活都不来这里上班了。柳永明叫过了周伟,批评了一顿,让他写检讨,自己也写了一份一起拍照发给了曹部长,并且说明了打架和丁宝不来的详细原因。曹部长只回复收到,也没说处理的好还是不好。事情暂时算过去了。

  又一次休息,柳永明在外面,曹部长打来了电话,他说:“你是怎么带队的?你看看现在人走的没几个了,你让我怎么给上面领导交代?我保不住你了,把你降为队员,你先带几天队然后把你调去工厂,以后你拿队员的工资?”

  他想,我才上一个月班,按压一个半月工资的规定还没拿过一次工资,现在降成队员工资也就是两三千块。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思考,招人是你曹部长让那样说的,人家来上班一看发现没有说的那么好,人家自然是要走,这些都是我的责任吗?本来保安公司都很黑,这已经是广为流传了。远的不说,这里内保就经常说:“怎么去保安公司做了?保安公司那么黑,我是绝对不去的。”这些难道人家没长耳朵听?

  到宿舍后他终于想明白了,这是曹部长的手段,是故意逼走一些人,因为自离是不给工资的,而物业这里是按人头发工资的,就是上一天班的都有钱,那些自离的队员的工资曹部长就装了腰包了。这里的队员都是新来的,都没正式领过工资,还不知道到头来能不能拿到工资。柳永明决定自离,当晚就离开了南城第一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