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简单生活
 
 
修改时间:[2019/04/12 00:07]    阅读次数:[301]    发表者:[起缘]
 

  2009年冬季温度刚刚好,阳光刚刚灿烂,在远离都市繁华的郊外,长满松树的树林里,被坚韧的小草称霸的草地的中央,雪花纷飞的天空莫名覆盖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在这充满绿意的小世界中,有一幢距离百年历史还有50年的茶室。

  年逾60的杨老先生拥着杨老太太坐在庭院的木制长椅上相互依偎着,仰望着天空,倒数着生命的结束。

  一个月前,他们俩同时被诊断出患上血癌和心脏衰竭,末期了。得知这个消息,他们内心也没多大的波动,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安稳。即使只剩下1个月的时间,他们的生活依然照平常那样,该做什么做什么,偶尔和光顾茶室的顾客们聊天,生活好像比以前还要快活。

  茶室歇业后,杨老夫妇俩每天都过着浪漫的二人世界,偶尔心血来潮煮煮茶,普洱茶最为合适了。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在那宽敞的草坪上散散步,活动活动筋骨。享受着没有人叨扰的清静生活。

  “老头儿,以前我一直发你脾气,不生气吗?”操着一口流利的海南话,打破了原先寂静沉闷的气氛。

  “怎么舍得。”眼神流露出对妻子静如止水却深沉无际的爱。

  “老头儿,后悔么?”声音愈发俞小,不用心听压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不。不会。”温柔的语气已经透露出了心里的不舍。谈话突然间就没有下文了,取而代之的是刚逝去的沉寂。

  他知道自己宠了大半辈子的爱人离他而去了。

  “等我,梅子。”望着湛蓝的天空细细地,温柔地说出了一句话。

  她站在丈夫面前,布满皱纹的脸颊上滑过了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滴落在丈夫的手背上。

  “不哭啊,你的眼泪是冰的,冻得我手啊,哇凉哇凉。”他看着那颗泪珠沉思良久才含笑开口说了这一句话。说完便抬起头来凝望前方,似是在看她,又似在透过她看向远方。

  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丈夫,任由泪水肆意地滑落。从银丝般的头发到破了洞却放弃修补的布鞋,中间不止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痕迹,不止操劳过度浮凸的青筋,中间包含了许多许多看不见却感受得到的情感。

  曾经那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模样,如今已不知何去向,只剩下白发苍苍却温柔无限的面孔。当初的那个少年已在她的心中定居。

  想得出神之际,脸颊上的泪水被温热的手掌抹去了。稍一抬头便看到丈夫近乎透明的身子在自己面前。

  “来了啊。”笑容里藏着满满的爱,思念漫出地平线。

  时间好像突然间回到了几十年前。

  他拿着藤制的戒指,牵着爱人纤细柔软的手,言语中匿藏着紧张和不确定,说了一句“让我照顾你”,然后露出傻里傻气却又坚定不移的笑容。当时她毫不犹豫地应了声“好”。

  2009年12月24日,在寒意逼人的冬天里,夫妇俩携手走向了永恒,木椅上相拥的两具尸体面带笑容。

 
 
 
下一页:谁来在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