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赤脚的女孩
 
 
修改时间:[2019/03/14 11:05]    阅读次数:[130]    发表者:[起缘]
 

  那年,那天,我和父亲、母亲在田里劳作,我在前头,母亲在右边陇地里的后头,父亲在左边陇地里的更后头。天气不太好,大风。忽然,父亲走我跟头说了声什么,我也没听清,就见父亲大踏步又快速的从田地里往东跑去。匆忙的并没注意脚下的庄稼。我不知道父亲干什么去。一会母亲问:“恁大大干什么去了?”我说:“不知道”,然后一脸的茫然。

  我们家有两块地,我们现在呆的这块地,叫南地。还有一块地叫东地。两个地离得不远。南地是东西地,西边走到头,便是一条稍微宽阔的土泥路。顺着土泥路往北走就到了东地。东地是南北地,南边地头栽了几棵树。平日从东地远远的依稀可见东地的场景。青绿的玉米秸秆已经高高的长起来了。

  顷刻,东地,急厉的风下,一颗几十米的大树轰然塌下,劈头盖脸的砸在好多庄稼上。与大树的对比下,那些玉米论身形、论力量都显得娇弱不堪。我也不顾一切的跑出去。这个时候好多在地里劳动的人。树倒了,万一碰着人,可不是见小事。可不是三言两语,道歉说句话能解决了的事。即使是天灾人祸,我也怕别人控制不住。我更怕父亲受欺负。

  我撒着脚丫在土泥地上狂奔着。是经过的村里人,我才意识到自己没穿鞋。

  东地的东边是连着的家家户户的地,西边隔两三块地便是农户。

  我见到父亲,是父亲正往回走来。我问父亲:“怎么样。”父亲说:“心脏不行,砰砰跳,喘不上气。”父亲说的是他自己,我先没往心里去,问那边“没伤到人吧”父亲说,树对角线似的斜着,往北倒的。人,房子都没事。我才顾上父亲,父亲心脏不太好。岁数大了,这些年一直是我挂心的地方。

  我就这样忽的吓醒了。原来是一场梦。醒来想,我是不是该给家里打个电话,家里正在找人修房子。一看表7点48。我上9点啊。得快点收拾。在卫生间的间隙,我想起这个梦,忽然有点理解前夫。在婆媳矛盾上,他对他母亲的袒护。每个人最亲的还是父母。感情很深很深,但是我还是不能理解他这种取舍而不是平衡。

  梦是潜意识的延伸,它暴露出一我担心父母在家受外人欺负,又没有一个孩子欺负。二爸爸的病。

  光着脚的女孩渴望有双翅膀,然后可以赤着脚像天使一样飞翔。从精神上。